返回首页
新闻报道
图片报道
支持媒体
 


展后思考……

  “目前,蚕茧的价格一路狂涨,现在已经达到了42万元/吨,这在我从事丝绸行业十几年来是最高点了。接下来还会涨到多少,我们都无法估计了。”在第十七届中国国际纺织面料及辅料(春夏)博览会上,苏州盖特丝绸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王永富告诉本报记者。这其实并不是他的一家之言,许多从事丝绸生产的企业都有这样的感觉。

   供需矛盾最突出

   王永富告诉记者:“在通货膨胀的大环境下,多种因素的叠加最终导致丝绸行业产业链中间膨胀,其中供求关系的剧烈改变、市场调节失灵是主要原因。”

 杭州润祥丝绸有限公司的区域经理罗如练给记者分析了桑蚕供应减少的具体原因:“2010年,我国南方数省遭遇罕见干旱灾害,各种农作物包括蚕茧在内都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蚕茧在产量上明显比往年减少,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蚕茧价格的上涨。”

   他微微有些无奈:“2008年的雪灾其实也导致了桑蚕产量的减少,多变的天气令桑蚕的供应量减小。而且最近几年家纺企业在全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些企业对生丝的需求量特别大,这让上游的价格自然而然就上来了。”

突破还需抓源头

   “应对原料上涨,其实是有应对策略的。”罗如练介绍了其公司的几个畅销品种,他说大多数都是新品种,价格普遍较高,与竞争对手相比也有优势。他说:“一定要调整产品结构,不要只做传统老产品,要做创新产品,而且还要做深加工,要走高端路线。这是一方面,我觉得最重要还是得从源头抓起,有能力的公司最好能拥有自己的养蚕基地,不要想着依靠别人的力量突破困难,我们得自己寻找突破困难的方法。”

   在华泰丝绸的李先生看来,不论是今年蚕茧价格的飞涨还是前几年的低迷,呈现如此乱象的原因,归根结底是蚕茧的产量不稳定。要解决这个矛盾,在目前农村养蚕劳动力不足以及农户养蚕积极性不稳定的客观条件下,有计划地培养一部分养蚕大户或者是蚕桑养殖公司也许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

   王永富则说:“其实江南一带的缫丝厂已经不同于以前,多数涉及了养蚕、丝绸、服装、家纺等领域,可以说打通了产业上下游。我们要努力抓住源头,不被蚕茧卡住我们的脖子。”在王永富看来,公司与养殖蚕茧商户的深度合作以及延长产业链条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成本压力,他们公司在未来可能会朝着“产业链一条龙”努力。

  没有订单产生最大压力

   蚕茧的价格飞涨,引起的必然是全行业的异动。受冲击较大的便是国内大大小小的丝绸面料生产企业。一方面是蚕茧价格的高昂,一方面是蚕茧的紧俏,另外还有来自下游企业的成本压力,这就好比三座大山压得丝绸面料生产厂有些吃力。

   “我们丝绸面料生产企业面对的是这样举步维艰的局面,一部分中小型丝稠厂只能是停产观望,而一部分有生产订单的大型丝绸面料生产企业不得不硬着头皮去继续生产。”盖特丝绸的王永富表示。

   有订单的丝绸面料生产企业苦恼,没有订单让他们更加苦恼。众所周知,我国的丝绸面料大部分是出口国外。而这飞涨的价格,让外国人也不得不采取暂时观望的态度。“现在许多人都感觉整个市场的丝绸原料价格涨得太疯狂,可能到头了,所以观望情绪开始出现。”华泰丝绸的李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公司的丝绸有一半  的是销往国外的,主要出口欧洲国家,但是由于丝绸价格提升,外国客商的订单明显少了。”

   盖特丝绸的王永富也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采购商在减少。在去年上半年,盖特公司接到的订单很多,但主要是因为在去年年初,客商都认为丝绸价格会上涨,就快速下单,而现在的丝绸价格可以用涨得离谱来形容,采购商反而要看一看再决定了。

   王永富对行业前景表示了担忧,他说:“原本这个时候我们会接到不少订单,也会有不少企业和我们沟通,但是现在似乎很冷清。如果接下来真正的订货旺季到来时,订单还是不多的话,夏天的销售好时机就错过了,这对企业来说比原料价格上涨压力更大。”

来源:服装时报 日期2011-04-15




copyright ©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纺织行业分会